::: * 法制史研究
*  友善列印(另開新視窗)    字級設定  字級設定小字型按鈕 字級設定中字型按鈕 字級設定大字型按鈕   

第26期 期別: 第26期
出版日期: 2014/12

論  著 游逸飛 如何「閱讀」秦漢隨葬法律?──以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為例
陳惠馨 從明清法律文書看社會、法律制度的變與不變
寺田浩明著、張登凱譯 自理與解審之間──清代州縣層級中的命案處理實況
李典蓉 棍徒、奴僕與流氓──對清前期旗下人與光棍例發展的推想
研究討論 李俊芳 漢「科」獻疑──從出土漢簡談起
李雲龍 宋代斷例再析
江玉林 原鄉與殖民認同──陳澄波「送役圖」與「慶祝日」畫作意象
法制人物 于明 杏壇弘法意,書生報國心──楊崇森先生法律生涯素描
書  評 陳長寧 吳佩林《清代縣域民事糾紛與法律秩序考察》評介
人與書 沈偉 熊輯《京師法律學堂筆記》的那些人那些事──走近熊氏三傑與安徽法學社

 


如何「閱讀」秦漢隨葬法律?──以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為例*

游逸飛**

摘要

本文以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為例,盡可能勾稽出文字釋讀、字詞訓詁、語法、簡牘符號、文本訛誤與抄寫、簡冊編聯、歷史圖景、出土環境等秦漢隨葬法律的各種閱讀面向,首先閱讀秦漢隨葬法律簡牘的文字表面,進而閱讀秦漢隨葬法律背後的歷史圖景,最後「閱讀」秦漢隨葬法律的墓葬出土環境,希望比較全面地解析秦漢隨葬法律的各種「閱讀」方式,以供法制史研究者參考。

關鍵字:睡虎地秦律、岳麓秦簡、張家山漢律、秦漢法律、隨葬簡牘

*本文初稿曾於清華大學歷史系「鳳凰山漢簡讀書班」、「京師出土文獻研讀班」、「中國政法大學中國法制史基礎史料研讀會」、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學研究所「中國古文書研究班」宣讀,寫作過程中得到支強、莊小霞、趙晶、凌文超、陳侃理、田天、邢義田、張榮強、馬怡、侯旭東、阿風等師友以及匿名審查人指正,在此致謝。惟一切文責由我個人自負。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

top

從明清法律文書看社會、法律制度的變與不變*

陳惠馨**

摘要


本文透過《大明律》、《大清律》及《戶部則例》有關人口相關規定,分析明末清初之際的法律與社會制度的變與不變。法制史學界有關清朝法制的研究向來著重於《大清律》;但,清朝在有關戶口的規範除了《大清律》之外,在乾隆朝還透過《戶部則例》規範旗人與直省人民戶口相關事務。本論文除了比較《大明律》、《大清律》有關人口制度規定外並將分析《戶部則例》,說明清朝在入主中原,統治中國之際,如何運用既有明朝法律結構,統治多數漢人並透過《戶部則例》回應社會變遷。

本文首先著重比較分析《大明律》與《大清律》〈戶律篇〉戶役門規定;尤其著重「人戶以籍為定」律文與條例規定比較,藉此說明清朝統治者如何運用法律處理明末清初的社會變遷,並分析清朝統治中國之初決定法律規範變與不變的考量因素。另外將探討乾隆時期《欽定戶部則例》有關戶口規定,用以說明清朝統治者,一方面延續明朝法規範模式,在《大清律集解附例》〈戶律篇〉規範清朝戶口問題外,更以《戶部則例》〈戶口門〉處理旗人與直省人民戶口相關事項;最後分析清朝光緒末年,有關滿漢畛域奏摺內* 本文曾發表於2014年9月5-6日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舉辦之「明清法律與社會變遷」會議**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容,藉以說明清朝末年之際法律與社會變遷關係。

關鍵字:大明律、大清律、戶律篇、戶役門、戶部則例、旗人、直省人民、滿漢畛域

top

自理與解審之間──清代州縣層級中的命案處理實況

寺田浩明 著**
張登凱 譯**

摘要
 
教科書中,常見有「戶婚田土之案為州縣自理;經解審者,則為命盜重案」的敘述。當讀者閱讀時,容易產生一種印象,即一開始時,案件的分類似乎已客觀分為二種。然而,無論何種案件,實際上皆先經由州縣審理;透過州縣審理,以決定案件為州縣自理或者解審,若係解審,則應處以何種刑責。由於《淡新檔案》中,並無解審案件,因此,有關州縣階段命盜重案處理的實況探討,仍未臻充分。本文透過《巴縣檔案》(同治朝)「命案部分」的七百餘件檔案史料,對以下進行探討:州縣階段所作成的解審事案文書內容、其背後的處理狀態,及未經解審(始於死者親戚要求驗屍,最後經歸類為意外死亡,而未審轉)的案件背後,所具備的社會實態(涉及金錢的私和居多)。並討論州縣對於多數紛爭案件,如何「立案」為解審事案(或者刑事事案);刑事裁判(有罪無罪之認定)又如何立足於社會的基礎上等問題。
 
關鍵字:巴縣檔案、命盜重案、招狀、解審(審轉)、私和
*日本京都大學大學院法學研究科教授
**日本京都大學大學院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top

棍徒、奴僕與流氓──對清前期旗下人與光棍例發展的推想*
 
李典蓉**

摘要
 
光棍在今天除了指單身漢外,也容易令人聯想到流氓。在明代,光棍近于「無賴」,也指稱恐嚇詐欺之人。在清代,光棍的含義逐漸複雜。專門懲治光棍的「光棍例」是近幾年法史界的關注之一,但光棍例因旗下人犯罪而產生的滿洲特色,向較為學界所忽略。筆者認為,首先明代光棍事例發展的部分歷史原因與懲處權貴屬下人相關,到清代則適用于懲處滿洲旗下奴僕。再者,光棍例被適用在社會各階層的不安定分子,與雍正朝陸續制定援用光棍條例定罪條例相關,光棍擬斬在施刑上有極佳的時效性,可以較快的懲治擾亂秩序者。乾隆朝適用光棍例的條例更涉及對聚眾鬧事恐嚇、詐欺、強姦的定罪。大陸刑法的流氓罪,名義上借鑒蘇聯法律,但在實踐上很可能還存留著清代制定光棍條例的心態。
 
關鍵字:光棍例、流氓罪、旗下人、滿洲特色、恐嚇取財
*本文為中國政法大學2013年校級人文社會科學專案研究成果,同為中國政法大學青年教師學術創新團隊資助項目成果。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院副教授

top

漢「科」獻疑──從出土漢簡談起
 
李俊芳*
 
摘要
 
學術界通常認為,漢代法律形式主要有律、令、科、比。實際上持這種觀點的人忽視一個重要問題,如果漢代有「科」這種法律形式,史載曹操制「甲子科」的原因「藩國難改漢朝之制」就不能成立。因為「科」如果是有獨立品格意義的法律形式的話,曹操將其作為自己制定法典的名稱,仍然是改變漢制,顯然於理難合。何況迄今為止,無論已公佈的出土《額濟納漢簡》中的「購賞科條」與《居延新簡》的「捕斬匈奴虜購償科別」,還是傳世文獻中「科」的記載,都無法證明漢「科」作為具有獨立品格意義的法律形式存在。程樹德將《唐六典》中「甲子科條」誤認為是指代「甲子科」,因此,「科條」不僅其含義無一例可作為漢「科」存在言之鑿鑿的證據,而且程樹德認為其作為「科」的全稱指代史亦無載。誤認「科」為法律形式者也並非空穴來風,史載之「科」不乏以律令為載體者,即法律條文、各種法律的稱呼,其本身即為律令。
 
關鍵字:漢、科、法律形式
*河北大學宋史研究中心教授

top

宋代斷例再析

李雲龍*

摘要

斷例是宋元時期法律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宋代,以案例為基礎形成的斷例與制定法相互補充和配合,在司法審判活動中發揮了不可取代的作用。經過編修的斷例在體例上不斷規範化,逐漸趨同于成文律典,在立法和司法活動中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其性質既是法律形式,也是判例。宋代的斷例之所以能夠與制定法并行不悖,與斷例所具有的補充和變通功能密不可分。另外,斷例在宋代得到廣泛運用也不是偶然的,而是源自政治、經濟和社會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

關鍵字:宋代、斷例、法律形式、判例

top

原鄉與殖民認同──陳澄波「送役圖」與「慶祝日」畫作意象*
 
江玉林**

摘要
 
本文以臺灣畫家陳澄波(1895-1947)的「送役圖」(1944)與「慶祝日」(1946)兩幅作品為例,討論臺灣人由日本帝國殖民統治回歸中華民國統治,在文化上面臨的自我認同困境。一方面,藉此反省臺灣人在殖民/反殖民、統治/被統治雙元架構下所遭遇的政治、法律問題,另方面,希望有助於世界各地華人,理解臺灣的歷史、文化、社會與法律的互動。
 
關鍵字:陳澄波、原鄉、殖民認同、地方色彩、二二八事件
*本文原發表於「第三屆世界華人法哲學年會」,世界華人法哲學協會(籌)、澳大利亞西悉尼大學主辦,2014年11月1-2日。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

top

杏壇弘法意,書生報國心──楊崇森先生法律生涯素描
 
于明*
 
摘要
 
本文為法界前輩楊崇森教授法律生涯素描,資料主要來源於作者與楊教授的訪談記錄,參考楊教授相關著述而成。楊教授少年由大陸遷臺灣,青年由台大入紐約大學,先後在學界和政界擔任重要職務,卻始終保持一顆書生報國之心,雖百折而不回。楊教授在智慧財產權法、信託法、仲裁法、美國法等領域開疆辟土,又常懷憂國憂民之心,不斷謀求國家與民生的進步。楊教授之口述歷史,既是其個人之職業生涯記述,也是一代臺灣法律人的價值追求與精神風貌的凝練。
 
關鍵字:楊崇森、法律生涯、口述歷史
*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top

吳佩林《清代縣域民事糾紛與法律秩序考察》評介
 
陳長寧*
 
摘要
 
清代州縣民事糾紛及其處斷是近年來中國法律史學界熱議的話題。特別是隨著地方檔案的整理與開放,學者對該話題的探究逐步走向深入。吳佩林先生的《清代縣域民事糾紛與法律秩序考察》是近年來本領域中的一本力作。該著首先回顧了近三十年來的清代法律史研究進展,並著重介紹了主要檔案的整理狀況。其後,該著主要以南部縣檔案為依據,對清代地方社會的訴訟實態與訴訟中的若干細節問題做了詳細研究。在此基礎之上,作者總結了清代州縣在處置民事訴訟中以追求社會秩序的最大程度恢復的宗旨與思路。
 
關鍵字:清代法律史、民事糾紛、社會秩序、地方檔案、南部縣檔案
*四川大學法學院博士生

top

熊輯《京師法律學堂筆記》的那些人那些事──走近熊氏三傑與安徽法學社*
 
沈偉**
 
摘要
 
清末京師法律學堂的創立,成為了中國近代正規法學教育之嚆矢,而其課堂講義則是傳播法學知識的主要載體。熊輯《京師法律學堂筆記》以學堂所授相關課程講義為藍本,經學員熊元翰、熊元楷、熊元襄等人精心加以編纂,通過安徽法學社一版再版的刊印,先進法學知識也得以更廣泛地傳播。並且,熊輯《京師法律學堂筆記》出版時還遭遇了侵權,幾經波折才能讓此書可以傳世,得以產生更加深遠的影響。這套叢書在傳播新的法律用語、普及基本法律理念和構建近代法學學科體系等方面起到了重大作用,成為了奠定中國近代法學之基礎的清末民初三套法學著作和教材之一。
 
關鍵字:熊氏三傑、安徽法學社、京師法律學堂筆記、中國近代法學教育
*承蒙兩位匿名審稿人惠賜寶貴建議,受益匪淺,另感謝熊良工先生、熊蕾女士為本文提供寶貴的資料,謹致謝意。
**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史博士生

top

中國法制史學會、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主編

back top